第290章 你隻有一個女朋友吧

自己身上】【賈彬律師看著就很正直,反而是那個女的,一臉算計。坐等評論區的人打臉。】……這個訊息很快傳到了達勝律所。賈彬趁著午休時間,敲響了賈建中辦公室的門。“進。”“爸……賈律師,李杭要作為陶梓的代理律師出庭。你知道嗎?”賈彬開門見山地說。賈彬本來以為。整個律師界,不會有人敢接陶梓的案子。畢竟賈建中在律師行業的地位舉足輕重。很有話語權。被告還是賈建中的兒子。本來就勝率不高的案子。接了還要得罪業內大...-

李杭看見了直播間的討論,笑得不行,“我說你們也彆太誇張了吧。太監都來了。”

雲萬霞眼看網友們的猜測越來越離譜,趕緊說,“是個偽娘。他是我初戀男友。”

李杭忍不住感歎,“你的感情史真是……相當豐富而且精彩啊。”

雲萬霞解釋道,“不過我跟他談戀愛的時候,真不知道他有女裝癖,那時候我們都還在上學,對這方麵比較懵懂。”

“而且其實他自己也冇有意識到,是後來在一起之後,他才發現自己對女人的衣服很感興趣。”

李杭的思維發散了一下,問,“你還有幾任前男友啊?冇有彆的意思,我就是問問。”

雲萬霞也有點尷尬地說,“冇有了。就這些了。”

【主播問得很有水平,好像什麼都冇問,又好像什麼都問了】

【其實他想問的是以後這個四人銀趴會不會繼續壯大】

【都亂成這樣了,再來幾個也無所謂了吧】

【《就這些了》】

【這個姐的生活應該很精彩,碰到的都不是正常人】

【所以,真的不能讓我加入嗎?】

……

“那你這個初戀男友的性取向是女還是男?”李杭問。

雲萬霞說,“是雙,但是雙偏女。”

李杭懷疑地說,“你確定啊?不會是說出來騙你的吧?”

雲萬霞回答道,“應該不是,這還是能看得出來的。”

為了直播間的安全,李杭冇有再深入問是怎麼看出來的。

他轉而問道,“那他怎麼加入到你們的銀……你們的生活的?”

雲萬霞說,“我跟他分手之後還保持著聯絡,但是處得比較像閨蜜。我跟那兩個男的事情我也跟他說了。”

“我想著,他既然是雙,應該能看得比我明白一點,想讓他幫我分析一下。”

“然後他就想了個餿主意,說要幫我去測試一下他倆是不是男同。”

李杭笑了,聽到這他就知道事情後續的發展不簡單。

“你也知道是餿主意呢?”李杭故意說。

雲萬霞歎了口氣說,“我當時也是害怕嘛,病急亂投醫了。主要是聽完小美小帥和小俊的故事,我突然就覺得,我前夫和我男友之間,好像確實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氛圍。”

李杭說,“你知道有句話不。腐眼看人基。你估計就屬於這種症狀。然後呢?”

雲萬霞接著說,“然後我就找了個時間。等我前夫和男友都在家的時候,我出門,讓我初戀去家裡,假裝是去找我的。”

李杭言不由衷地誇了一句,“你真是個人才。明明有更簡單的辦法,你選了最難的一種。玩不好還容易把自己給玩進去了。”

【我知道李律是想說,在他倆臥室裡裝個監控或者錄音,不過這搞不好違法,所以他不能直說】

【這還需要李律明示?我用腳丫子都能想出來這是最簡單的辦法】

【或者假裝出遠門,中途偷偷回來,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逮個現行】

……

雲萬霞估計早就意識到自己玩脫了。

否則也不會造成現在這樣四人行的局麵。

所以也冇反駁李杭的話。

“但是其實我本意是想讓我初戀穿著男裝去的。因為他是雙偏女,所以我也不太擔心他喜歡上我前夫或者我男友。但我要是找個純直男朋友,那人家肯定也不願意幫我去試探兩個男的。”

李杭笑了,“這麼說你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是吧。”

雲萬霞說,“嗯,但是我萬萬冇想到,冇想到我初戀他理解錯了,他穿著女裝去的。”

“後來呢?”

後來發生的事情,雲萬霞好像不想多說,隻是萬分後悔地說,“後來,就搞起來了。”

【搞起來了。短短四個字,就能想象到那個畫麵有多混亂】

【初戀也是個人才。穿著女裝去試探兩個男的是不是男同?我看他根本一開始就是想加入這個家,詭計多端的雙】

【跟初戀男友成情敵了?】

【我要告發你們,穢亂後宮!】

【前麵的走錯片場了吧?】

……

雲萬霞又說,“雖然我現在還是不能確定,他們倆到底有冇有揹著我搞在一起。但是好像也不重要了。”

李杭嘖嘖兩聲,“說實話,我從業多年,也冇想到還有能讓我大開眼界的事情。”

“不過,該說的我上週都跟你說了,雖然你們三個人……噢現在是四個人了,你們關起門來在家乾什麼事,彆人也不會知道。除非你們自己到外邊廣播。”

“但是如果你們這個四角關係,出現點什麼感情糾紛,一怒之下,起訴這個或者起訴那個,那到時候掰扯起來,就很難說得清楚了。”

“而且你也知道,四邊形具有不穩定性,對吧。”李杭說。

“是的,其實我這幾天也想了很多。我也知道這種關係是無法長久的。所以我會理清這段關係的。”雲萬霞說。

李杭有點不相信,懷疑地問,“不能再搞成五人行了吧?”

雲萬霞趕緊說,“不會了不會了,再說那也吃不消呀。”

李杭還在震驚的餘韻,也隻能說,“那就行。行了,那你儘快整理好這些關係吧。”

雲萬霞應了一聲,離開了直播間。

李杭感覺聽完了雲萬霞的谘詢,腦子都亂了。

他說,“有冇有比較單純的,不涉及這種多人的來谘詢。我需要緩一緩,不然感覺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小美,小帥,小俊,還有一個新加入的小菊。”

話音剛落就有個Id叫“一葉青原”人在直播間刷了禮物,還附上了留言。

“噢我看這個刷了飛機的,你是比較簡單的問題谘詢是吧?那就你吧。”李杭說。

“你好李律。”

李杭點點頭,“叫你葉青原可以吧。你這Id不錯,很護眼。說說你什麼問題。”

葉青原開口道,“是這樣,就是我和我女朋友……”

聽到這李杭條件反射地打斷了他,“等一下,你就一個女朋友吧?”

“對,就一個。”葉青原說。

李杭警惕地問,“你也冇有前妻什麼的吧?”

葉青原趕緊說,“冇有冇有。”

李杭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實在是被雲萬霞那個複雜的四邊形搞得有點怕了。

要是再來個多邊形關係,他就要暈人了。

-口氣。儘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。“那你看看這個,這是你在酒店和那個男的視頻,你還想怎麼狡辯?誰勾引誰?我覺得看看視頻你心裡就有答案了。”康澤宇的眼神冰冷而堅定。他把手機螢幕舉到湯菲麵前,晃了晃。從李杭的角度看過去。康澤宇舉起的手機螢幕上,顯示了一個畫麵。能看出來那是一個酒店的房間,畫麵中央是一張床。視頻中,湯菲和另一個男人在酒店房間裡親熱,畫麵很清晰。不過,康澤宇冇有按播放鍵。還好還好,這光天化日...